2015年10月4日 星期日

瀛社從頭說起

瀛社歷史不為人知的背景與由此引出的願景-----------
昨天開理監事聯席會,許多時間討論台灣傳統詩的發展隱憂。
我是建議,趁選舉期間,要求各黨候選人支持學校開設選修之"文雅古音-台灣諺語研習課程"。
台語除了日常用語,銀幕上看到的那些粗俗,汙衊意味的戲劇,都是故意低俗化台語的目的下形成的。
我們先賢是在怎樣的語言環境下長大,絕對與後來寫詩吟詩相關。
我們每次說到台語教育,政府就說有歌有劇有戲。
永遠爭取不到像客語教學的待遇。
---------------------
第二就是台灣民主國的問題。針對中央研究院汙衊先人120年前,倉促爭取台灣土地人民自立(因初期希望清朝介入),後期就是赤裸裸的獨立戰爭,日本人認為是匪賊這是可以了解,居然被中華民國政府御用機關,弄上"假議題"

孰可忍孰不可忍?
----------------------------------
大家都知道,謝汝銓
卻少有人知道他和台灣民主國的關係。協助許南英抵抗到最後的台灣菁英,是他真實身分。----------------
表弟謝汝銓有斐律賓之行,順道過訪(淸末民國初·許南英)
  五言律詩 押養韻  顯示自動注释
題注:辛亥(宣統三年、一九一一)作
意外晤玄暉,一朝慰夢想。相別二十年,喜君更倜儻。
忘分老師生,言情舊戚黨。問我新中華,河山猶莽莽!

許南英
-------------------------------
許多傳說,關於曾祖洪以南為何擔任瀛社首任社長。
其實日本對台灣獨立戰爭的對手,台灣民主國,一直懷有戒心。
仗打完了,餘孽在哪裡?何時會反?不知道,妥協的結果,放一條路讓台灣人舒壓。洪騰雲孫,洪以南二哥,洪文光是台灣民主國參議員。
許南英後來也短期回台灣見這些昔日同志。日本總算彌平台灣民主國台灣獨立運動與獨立戰爭,用瀛社等詩社換取台灣人民的支持。
----------------------------
今天瀛社在任何情況之下必須堅持的就是這個源自唐山的傳承。大家都知道,漳泉一帶福建人的驕傲是甚麼?就是唐朝最後的傳承在南唐。福州屬吳越,宋滅南唐並沒有滅絕文化,反而福建泉州一帶的人不少做了宋朝官。連洪遵洪皓都是由福建遷回江西的。
兩位副理事長和我都姓洪,坐在一起有點不好意思。我認為姓了洪好像只好硬頸做公益,直言無諱。----這是插曲。
--------------------------------
歷史許多沒寫進去的,其實很重要。瀛社百多年,延續台灣人民被連土地一起割讓的巨變,在獨立戰爭失敗,犧牲幾十萬人的代價之下,讓日本人不得不懷柔知識份 子。也見證了台灣的近代歷史。今天面對台灣主體性意識高漲,如何延續傳自唐山,未受文革剷除的唐宋文化傳承,應該是瀛社每一份子都應該思考推動的。
-------------------------------------
柯市府團隊已經決定未來舊市議會改建案會有2000坪讓非政府組織做總部與活動空間。請大家記住
一開始陪我向許淑華市議員陳情,要求這塊我的祖先捐贈做考棚的地應該回歸原始捐贈目的使用。

 

爭取到百分之四十文化觀光,而提振傳統文化,人文藝術內涵,愛護台灣土地人民 環境生態適合居住的非政府組織。

 

如何善用當天林政三前前理事長,許哲雄前理事長,吳秀真前秘書長陪同下,爭取到的瀛社替台灣民主國先賢做更多對台灣人民土地有益的事,就是未來瀛 社的責任。周理事長已經持續努力中,希望大家把這件事傳出讓更多人知道。歡迎轉載。

 感謝這過程中許多給我幫忙的各界人士與媒體朋友以及公務員身分的朋友。讓我們繼續努力做對這塊土地以及不分先後來到這土地上,認同打拼的人民與新移民最有利有益的事,這是今天台灣的願景。

 

2015年6月20日 星期六

台米北運 --太平天國時期的台灣米郊

 一直在思考一件事

就是洪家如何致富的經過。

慢慢知道原因了。

在洪騰雲13歲來台灣時,家族已經有人來台灣。

騰雲父親,先開米店

當時台船開始運米等農產回大陸。回程,裝石材福州三杉等,另外就是百貨之類女性用品。

這些事必須走販各地打開市場的。

洪騰雲顯然就是負責這部分工作,才有宜蘭發生檢食番薯事件,幸得陳姓頭人相救的事

 。

騰雲母親1845年父親1848年過世 前後,人丁不足以處理事業須請家族兄弟幫忙,自己又沒有男孩,因此收 一些男孩為養子。最大的就是1839年出生的高祖輝東。聽說本性李。顯然是因為騰雲做生意關係,認識許多農家,收養來的。非常有可能是平埔族。也因此淵源,當後來太平天國動亂時,需要大量台米北運天津時,得以擴張稻米來源。開墾地區就是今天台北城區至圓山一帶,往東到三張犁一帶,內湖南港甚至大溪都買土地生產稻米外銷。

我的高祖1839-1884 就是經營產米運米這一部分事業,而外銷船運這部分就須靠族人幫忙打理。 簡單說就是結合泉州人的船運專長與本地農業生產的勢力,在這個時代背景下,發達起來。當然,捐款給政府也是應該的。回饋地方更是應該。

  20130513_172416

 20130513_172442

 20130513_172448

 

 

 

下面是參考資料:

 --------------------------------------------------------------------------------------------
 ------------------------------------------------------------------------------------------
太平天國 1853年後, 占據南京和安徽沿江一帶十多年,運河漕運被迫中斷。 戰爭極其慘烈,期間運河沿線的主要城市, 都遭受重創 。
1855年黃河改道後,運河山東段逐漸淤廢。 從此漕運主要改經海路。
1872年, 上海成立招商局,正式用輪船承運漕糧。
  " 羅爾綱,〈太平天國革命前的人口壓迫問題〉,《中國近代史論叢》第2 輯第2 冊(台. 北:正中 .... 奏請,開放台米之禁的奏摺指出:「臣查福建福州、泉州、漳州三府,人多田. 少,每年所出之米, .... 今請再動正項錢糧,運米十萬石,存貯邊海地方。至台灣商販,."

 "到清朝末年,沈葆禎、劉銘傳領台的時候,台灣已是個行省。此處,以 ... 而其在台的拓殖,主要路線有兩條: (一)以 .... 台米運回唐山,不往福建,而直接運送到上海、天津等缺糧之地。當時的 ... 清朝在太平天國之後因為收入不夠,捐納是政府的大筆收入。"
-----------------------------------

許倬雲

 " 清朝末年,沈葆禎、劉銘傳領台的時候,台灣已是個行省。此處,以十九世紀的最後十五年,做為台灣百年歷史的第一個斷代。"


漢人 在台的拓殖,主要路線有兩條:

(一) 台南 慢慢向北邊推進; 嘉義,接著是彰化和台北,最後才到宜蘭, 是屬於從南往北推移的路線。

(二)以直接過海的方式;凡 有 地方已被漢人開發得差不多了, 便會有從廣東、福建等地直接渡海到台灣來的新開拓者。
新來移民開拓的路線,不是由  南 往北移,而是上岸後 往內陸推進。
為什麼鹿港在當時會成為重要的地點?主要就是因為推進路線到達彰化之後沒多久,就被開拓者佔據了台灣北部,所以 鹿港便成為最後一批新移民移入的重要岸口。
鹿港並不是港口,因為台灣的西海岸是淺海的沙岸;河川既不長也不平緩,所以河港只有淡水可以用。
--------------------------------------
由於台灣其餘的港口都不是河港,所以當時從對岸遷徙到台灣的新移民,他們的前進路線並不是「進港」,而是跨越沙洲上岸;因此挑選港口並不是以其條件來挑 選,而是考量最短航程直線渡海。安平會成為當時渡海來台的第一個港口,並不是因為鹿耳門是一個港,而是因為從澎湖直接過來時距離它最近;而鹿港之所以被選 作港口,則是因為從泉州的月港渡過來最近。
---------------------------------------------------------------------------------
清朝政府的移民政策時鬆時緊,曾有一段很長的時間,不許大陸移民來台灣。因此許多新移民,其實都是以偷渡的方式;即使在政府許可移民的階段,仍有很多貧窮 的移民是付不起船費的;有些沒良心的船夫,以破船載人或者是超載;這些船往往碰到沙洲後便擱淺在西海岸邊;移民被騙到了岸,不少的人,便因此莫名其妙地喪 生在沙洲上。渡海移民,在當時可謂是九死一生!
總之,當時開拓台灣者計有直接上岸以及從南往北兩條路線,因移民路線的不同,也直接牽涉到生產的型態與社會的組織。---------------------------------------------

--------------------------------------------------------
有力量者被稱為墾首,可向清政府領取開墾執照
到嘉慶時代為止,台灣已經發展出一種墾首的制度。當時那些有力量的人被稱為墾首,墾首可向清朝政府領取開墾的執照。這些墾首往往對地方上的情形,已經有一 定程度的熟悉。墾首制發展為兩種可能性:第一,有些墾首本身在台南已有相當的基礎,身邊也有點錢,因此可直接到福建、廣東召募一批貧窮的羅漢腳(單身 漢),雇船載來台,有點類似今天的外勞引進。這些有財力的人以為在台南發展,空間已不多,因此糾集勞力,尋求新的發展。
第二種可能,是與平埔番做買賣的人;藉由做買賣,熟悉了地理環境,以及原居族群的特性。這種藉由通商進而瞭解番情的人,往往也能成為墾首,因為他們最熟悉新移民地的環境。
其實,最常見的墾首,往往是前述兩種人的聯合體:既有資金又瞭解狀況,於是大量雇用新來的羅漢腳,或直接從福建、廣東召募運送回來,大家共同開拓。
這些墾首大量的開墾,人多勢大。一個大墾首往往擁有幾千甲的土地和數百個墾丁。有些墾丁是為了和番人作戰之用,不是為自衛,而是為侵略。有時候這些墾首會 向清朝政府誣告番人侵害,或指控番人毀約。更常見的是先打後報,甚至屠殺番人且奪取番人的土地。在這樣的情況下,墾丁就是武裝力量。因此若是手下擁有上千 個墾丁的大墾戶,便可能編制兩三百個左右的墾丁作為其常備兵。他們築堡壘、建村莊(宜蘭一帶用土圍;因此有頭城、民壯圍的名稱,西岸則用竹子,因此新竹、 竹圍的地名由此而來)、還有望台,望台上並裝備有槍、砲,這是武力開拓的情形。平埔番基本上就這樣被一步步趕上山、一步步被驅趕到北部。
漢人最後墾拓到宜蘭,當時墾拓者是廣東的客家人吳沙,我們去看宜蘭的地名有頭圍、二圍、頭城、民壯圍(圍指的就是基地),這些都是當時一波波開拓出的基 地。等到宜蘭平原被開拓得差不多了,那些從中部被趕到北部、從北部又被趕到東部的平埔番,便順著花東沿海山谷,往後山花東一帶遷移,有些進入花蓮山區,也 有些到了台東。
台灣土地的三階級經營者:墾戶、業戶及佃戶
台灣是一個開拓的社會,整個開拓的工作其實從未中止過,墾戶的制度從清朝延續到台灣割讓之時,彼時的台灣事實上是一個階級性的社會。
而當時官府只派遣班兵輪流駐防,官家的武裝力量薄弱,就算是兵力最強的時候,也只有數千兵員。而墾戶手上的武裝力量不小,從南到北數得出來的十幾二十家的 大墾戶,算一算也有好幾萬的兵力,其戰力遠超過於官兵。官方的力量小,墾戶的力量大,墾戶就等於是一個當地的封建王國。以板橋林家為例,他們在板橋落戶, 但其墾拓的範圍沿著新店溪而上,一直到大坪林、文山、新店等地都是。現在台北的公館,其實就是當時林家收租的辦公地方。公館的公,並不是王公、也非政府, 所指的就是林家之「公」——因此可以想見其在當地的力量。
由於墾地太大,墾戶管理不了如此大的面積,於是有了第二層的管理者,稱為業戶。墾戶是官方許可有開墾權利的人,而他自己管理不來時,通常就由他的老部屬,領取他所給的執照稱為業戶,相當於二級主管的地位。
墾戶擁有相當大的權力,組織也很龐大:有收租的公廳、統帶墾丁的隊長、有糧倉、也有負責貿易的部門,相當於一個小型政府;業戶是直接領有田地的地主,通常 領有一百、五十甲的土地。這些在台灣的「二等地主」,其所擁有的土地面積,比起中國南方的大地主還來得大。這些人理論上並沒有地主權,但他們擁有分包的權 力,在他們手下的墾戶則是佃戶及佃農。
因此,台灣土地的經營者分為三階級就是墾戶、業戶及佃戶。
當時土地權相當繁複,台灣類似個封建制度的階級社會
中國農業是精耕佃作的農業耕作方式。田地耕種了兩年依然肥沃;不像美國粗放農業耕種兩年,土地就貧瘠了。中國人種田總會保持土壤肥沃,而採用輪耕的制度, 讓不同的作物輪流種植;水田更不斷以加肥、犁田,改進土壤肥沃力。中國的佃農不捨得輕易將田地捨去,因為當初台灣的農人從番人手中剛奪下這些田地的時候, 這些田地其實並不怎麼肥沃,要經過好幾代的經營整治,田土才能如此肥沃。台灣農戶對水利、挖井、通渠道等方面都很重視,例如彰化八寶圳,就是當時的墾戶 ——施家所開鑿,也灌溉了大片的田地。
精耕佃作的佃農,也在領佃的田地上投入不少心力,因此佃戶捨不得離開土地;如果佃戶最後因為勞力不足,或是因年歲已高,往往又得分包、分佃,讓別人耕作, 但並不會放棄其對田地的耕作權。所以中國的土地一向有「一田二主」的情形,分為地面權與地底權;地底權是所有權,而地面權則是使用權。台灣則是一地有三至 四主,從墾戶、業戶到大佃戶與小佃戶,可分有四級。「佃」權本身可以轉讓、典押,但所有者往往只肯「典」而不出賣,因此土地權變得相當繁複。同時這也反映 出當時的社會地位其實很複雜。因為每一級對其上一級而言都是依靠者,上一級掌握了最後的決定權。這樣的社會是一個階級化的社會。假如用廣義的封建來解釋, 是統治權和經濟的控制權合一的階級性社會,類似封建制度。日本的學者東嘉生(第一位寫台灣經濟史的學者)就以封建制度來描述台灣的情形。
當時台灣銷往大陸的農產品以米和糖為大宗
台灣當時的經濟並不只為了滿足自給,而是以農產品銷售大陸,其中又以米和糖為最大宗,其次則是藤及木材。當時福建、廣東的藤料幾乎都是從台灣運過去的。如 今福建和台灣都沒有了藤,反要從菲律賓與印度尼西亞運過來。「抽藤」是當時剛來到台灣的羅漢腳的生計,他們只須一把斧頭、一包鹽,便往山上去抽藤;取來的 藤料交給藤戶運售大陸。當然,果糖的貿易為數大,獲利也多,是台灣當時經濟的主要來源。
台米運回唐山,不往福建,而直接運送到上海、天津等缺糧之地。當時的墾戶也幾乎都是大糖商兼大米商。糖,主要由糖廠生產。當時傳統用牛來推磨子、推椎或榨 床等。糖廠產量有限,因此台灣的糖,難以和廣東糖廠在華南競爭,所以也都往北銷售,直接對渡到廈門,或運往華中、華北;台灣的重要港口也就慢慢移轉到基 隆,主要原因也是因為基隆港是朝北往上海、山東、天津運輸,於是,基隆在清末成為重要港口。同時因為有了汽輪,基隆附近開始開採煤礦,以供給船隻燃料。後 來,基隆煤礦造就了顏家的財富。北部台灣也有金礦,出產少量黃金。
清領時代台灣的經濟產業並不怎麼現代;主要的經濟結構是靠外銷大地主手上的米、糖,以及一些黃金和煤;並從福建、上海進口一般日用品。這些進口出口的事業也是由大墾戶包辦的,當時最大的墾戶有兩家,一是板橋林家,一是霧峰林家。
科舉不發達的台灣其權力結構不同於中國省分
板橋林家是靠賣米到天津起家後,進而再捐官。當時捐官有兩種方式:一是捐助餉銀或賑濟災荒,因此政府賞給官銜;另外一種則是花錢去買官,花多少錢就買多大 的官。清朝在太平天國之後因為收入不夠,捐納是政府的大筆收入。板橋林家便是以財力換取官銜,得到特殊地位。
而霧峰林家則是以武力揚名,他們曾率領當時稱為台勇的民兵參加太平天國之役。林家的官職相當高,有總兵與提督頭銜,就是相當於現在的師長、旅長的地位。更 早,還有嘉義王家,只是後來沒落了。嘉義王家是以平海盜封官;水軍將領王得祿、太子少保封子爺,可以說是當時台灣最大的官了。此外,高雄的陳家(即今日的 陳啟川、陳田錨的祖上),則是以經商致富,從雜貨店到當鋪都有,陳中和為人和善,在高雄是有名望的人家。
前述幾家在當時的台灣皆是居於領導地位,但沒有一家是以科舉功名著稱。台灣的科舉一向不發達,在清朝的題名錄上,台灣雖然有進士、有舉人,但在清朝滿朝文 武中,台灣出身的進士為數極少,而且多半只是冒籍。由於當時的進士有配給,很多人於是冒籍應考,其實根本就不是住在台灣。台灣科舉並不興盛,因此其領導權 力的結構,也就大大不同於中國南方省分。換句話說,台灣是以財力稱雄,地方勢力為主的權力結構,其階級層次相當明顯,卻也不能隨便逾越。佃戶階級的人根本 沒什麼機會能輕易往上爬。
清末,劉銘傳主持台灣建省,也進行了多項現代化的建設。他興建了台灣第一條鐵路(台北到新竹),這是用當時大陸建好又拆除的鐵軌興建而成;他規劃了台灣第 一個有都市計畫的城市(台北)。劉銘傳在今天萬華一帶規劃的都市計畫,有馬路、下水道、路燈以及店鋪的格式(即今日商家的形式,前店後住家),還規定市民 掃街,清潔市容。台北也成立了第一個由政府組成的消防隊、義勇警察。台灣現代化的第一步,就是由清朝時代的劉銘傳推動的,後來的很多都市就是仿照這個模式 推動的。雖然當時台灣已有初步的現代化,但規模仍舊不夠,也沒有普及全台。至於台灣的社會結構,也沒有顯著的現代化。(一) 

2015年2月21日 星期六

台北 洪騰雲家族 長房輝東派下洪以南達觀支派

台北 洪騰雲家族 長房輝東派下洪以南達觀支派


與清末台北城建城最有關聯的家族,是發跡艋舺的郊商洪騰雲。一開始是經營米店。現仍存有"合益美記"店章一枚。
當年泉州有支店房產,自己有船,經營海上貿易,也擁有數間店面經營零售。更擁有遠至大溪的多筆田地。台北三張犁,內湖,南港,中山北路,雙連一帶都有。
台北建城時,因捐土地銀兩件考棚而獲准立的急公好義牌坊,讓這個家族與台北城的關係,顯得特別密切。
當年台北城所在的這片地是屬於較低凹,新開發的農田。洪騰雲擁有多少百分比,目前缺乏直接證據。
所捐考棚,建於城牆興建之前,而1882年劉璈把台北城牆順時針方向轉13度,因此推論有部分考棚地變成在城牆外邊,而鐵路就可能經過這些土地。
劉銘傳是台北建城完成後才來台灣。急公好義坊是在他手裡爭取到的。我懷疑他是為了答謝洪騰雲在他任內的協助。
1884年中法戰爭。
1885 台灣建省,劉銘傳任首任巡撫(1885-1891)
1887年劉銘傳奏請准建坊表揚。
1888(光緒14年)建坊。
--------------
摘錄:

1887年(光緒13年),劉銘傳奏請興建台灣鐵路,清廷准許自籌工款後即前往南洋招商,同年4月於台北大稻埕開工,臺北車站亦座落於大稻埕。1887年5月20日成立「全台鐵路商務總局」。軌距則為3呎6吋(1,067mm)並沿續至今。開工初期最先興建的是由基隆港口經台北到新竹(當時稱為竹塹)。其中位於基隆端的獅球嶺隧道工程,從1888年(光緒十四年)春動工,到1890年(光緒十六年)8月完成,全長235公尺,費時30個月才鑿通,為台灣第一座鐵路隧道,亦是目前唯一僅存的清代鐵路隧道,也是當時中國的第一座鐵路隧道。1888年(光緒十四年),大稻埕跨越淡水河上之大木橋竣工,是今台北大橋之前身[2]。1888年7月18日,台北(大稻埕)至錫口(松山)通車,1891年10月基隆=台北通車。然通車前劉銘傳即已去職,由邵友濂接任。1893年台北=新竹段通車。
---------------------------
 摘錄:

西元一八八七年,也就是台北府完成建城後的第三年,首任巡撫劉銘傳在今日台灣省立博物館與二二八公園處建立當時唯一一座官蓋的天后宮,成為島內唯一省級官祀的金面媽祖。

史載,天后宮基地三千多坪,建築主體有七百九十五坪,廟宇恢弘、金碧輝煌,在當時與文、武廟並稱台北府三大廟,每逢初一、十五文武官員都要入廟參拜,直到日軍入城拆廟,三芝鄉紳在日本人棄置的雜物堆中找到金面媽祖,迎回安奉在三芝福成宮。

儘管媽祖失而復得,並且在今年七月重返暌違七十三年的台北古城,但除了二二八公園內仍留有四十幾個當時天后宮的石柱珠外,大批建廟石材早已不知去向。
不過,就在七月媽祖回鑾時,在台北賓館服務超過三十年的園丁李志堅卻去電二二八紀念館,通報天后宮的遺構其實就在遺址旁的台北賓館庭園裡。
由於天后宮的壽命只有廿六年,幾乎和建完就拆的台北古城牆一樣短,因此通報消息一來讓台北市文化局與古蹟專家雀躍不已,並在內政部主持下完成兩次會勘,確定這批被棄置在庭園一角的石柱、石階、石鼓、石獅,以及池塘上的石橋,絕大多數出自天后宮。
-----------------------------------------------------
我所知道的是,洪騰雲唯一親生女兒出嫁時,受贈一片土地緊鄰天后宮舊址,後為日本徵收。
這土地又緊鄰舊地圖的洪騰雲宅。
-----------------------------------------
第一部火車頭命名為騰雲號。
------------------------------
我強烈懷疑劉銘傳其實是以符合朝廷建急公好義坊的條件,選擇以捐建考棚一事,爭取,而事實上,應該還有捐土地建天后宮以及協助興建鐵路,提供用地,疏通居民等功勞。因為當年清朝鐵路建設最大的阻力來自民眾迷信與無知。
期待天后宮的紀念碑文等能早日發現以解此謎 。
-----------------------------------------------
捐建考棚是以長房 洪輝東之名。因1884年過世,因此1887年以洪騰雲名義請准建坊。
因此其他兒子應該分別擁有其他台北城內土地,後來也分到一些房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