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4日 星期日

瀛社從頭說起

瀛社歷史不為人知的背景與由此引出的願景-----------
昨天開理監事聯席會,許多時間討論台灣傳統詩的發展隱憂。
我是建議,趁選舉期間,要求各黨候選人支持學校開設選修之"文雅古音-台灣諺語研習課程"。
台語除了日常用語,銀幕上看到的那些粗俗,汙衊意味的戲劇,都是故意低俗化台語的目的下形成的。
我們先賢是在怎樣的語言環境下長大,絕對與後來寫詩吟詩相關。
我們每次說到台語教育,政府就說有歌有劇有戲。
永遠爭取不到像客語教學的待遇。
---------------------
第二就是台灣民主國的問題。針對中央研究院汙衊先人120年前,倉促爭取台灣土地人民自立(因初期希望清朝介入),後期就是赤裸裸的獨立戰爭,日本人認為是匪賊這是可以了解,居然被中華民國政府御用機關,弄上"假議題"

孰可忍孰不可忍?
----------------------------------
大家都知道,謝汝銓
卻少有人知道他和台灣民主國的關係。協助許南英抵抗到最後的台灣菁英,是他真實身分。----------------
表弟謝汝銓有斐律賓之行,順道過訪(淸末民國初·許南英)
  五言律詩 押養韻  顯示自動注释
題注:辛亥(宣統三年、一九一一)作
意外晤玄暉,一朝慰夢想。相別二十年,喜君更倜儻。
忘分老師生,言情舊戚黨。問我新中華,河山猶莽莽!

許南英
-------------------------------
許多傳說,關於曾祖洪以南為何擔任瀛社首任社長。
其實日本對台灣獨立戰爭的對手,台灣民主國,一直懷有戒心。
仗打完了,餘孽在哪裡?何時會反?不知道,妥協的結果,放一條路讓台灣人舒壓。洪騰雲孫,洪以南二哥,洪文光是台灣民主國參議員。
許南英後來也短期回台灣見這些昔日同志。日本總算彌平台灣民主國台灣獨立運動與獨立戰爭,用瀛社等詩社換取台灣人民的支持。
----------------------------
今天瀛社在任何情況之下必須堅持的就是這個源自唐山的傳承。大家都知道,漳泉一帶福建人的驕傲是甚麼?就是唐朝最後的傳承在南唐。福州屬吳越,宋滅南唐並沒有滅絕文化,反而福建泉州一帶的人不少做了宋朝官。連洪遵洪皓都是由福建遷回江西的。
兩位副理事長和我都姓洪,坐在一起有點不好意思。我認為姓了洪好像只好硬頸做公益,直言無諱。----這是插曲。
--------------------------------
歷史許多沒寫進去的,其實很重要。瀛社百多年,延續台灣人民被連土地一起割讓的巨變,在獨立戰爭失敗,犧牲幾十萬人的代價之下,讓日本人不得不懷柔知識份 子。也見證了台灣的近代歷史。今天面對台灣主體性意識高漲,如何延續傳自唐山,未受文革剷除的唐宋文化傳承,應該是瀛社每一份子都應該思考推動的。
-------------------------------------
柯市府團隊已經決定未來舊市議會改建案會有2000坪讓非政府組織做總部與活動空間。請大家記住
一開始陪我向許淑華市議員陳情,要求這塊我的祖先捐贈做考棚的地應該回歸原始捐贈目的使用。

 

爭取到百分之四十文化觀光,而提振傳統文化,人文藝術內涵,愛護台灣土地人民 環境生態適合居住的非政府組織。

 

如何善用當天林政三前前理事長,許哲雄前理事長,吳秀真前秘書長陪同下,爭取到的瀛社替台灣民主國先賢做更多對台灣人民土地有益的事,就是未來瀛 社的責任。周理事長已經持續努力中,希望大家把這件事傳出讓更多人知道。歡迎轉載。

 感謝這過程中許多給我幫忙的各界人士與媒體朋友以及公務員身分的朋友。讓我們繼續努力做對這塊土地以及不分先後來到這土地上,認同打拼的人民與新移民最有利有益的事,這是今天台灣的願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