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23日 星期二

寫給總統 國是論壇"設台北府文化歷史博物館於考棚舊址"

寫給總統
國是論壇

總統高度應該能看到社會道德文化與價值觀的問題,為何台灣不能團結一致提升國力讓年輕人充滿希望? 

 

就是因為權力與財富的直覺反應印象,負面居多。媒體正面報導討論嚴重缺乏,影響國民對國家及總統領導的信心,也質疑改革的誠意。

 總統府對面228公園靠近總統府這邊,有一個福德宮,以前平埔族走過膜拜的大石頭演化而來的,旁邊有立著一座清代牌坊,總統有空不妨去散步一下,讀一下上面鐫刻的文字,了解一下內容與背景。台灣開發由南而北,十九世紀械鬥頻繁,我的天祖深思如何改善民風,覺得讀書上進的希望要普及台北府地區,因此在建台北城時捐地與經費建考棚,後來劉銘傳奏准立坊。

日本來時因為是公共事務有功,保留在公園內。日本拆除考棚,也就是監察院對面,行政院斜對面這塊地,當成官員宿舍。

有機會查"設台北府文化歷史博物館於考棚舊址"就可閱讀更多資料。

 

在這同時,也想指出,台灣各地博物館林立,但是內容與參觀人數都不甚理想。

建立與故宮同級的台灣博物館體系來整合,以上述地點建舘可收畫龍點睛之效益,希望總統三思,不要讓過去的錯誤,因官官因循,錯失良機寶地。

2017年3月12日 星期日

泉州人

"在攻入福建的元军中,蒙古人并不多,汉人部队还是数量最多的头牌,其次是色目人(中国元代时对来自中西亚的各民族的统称)组成的合必军。
合必军是当时元军南下的总指挥宰相伯颜从老家带来的,他的老家是伊拉克、伊朗、乌兹别克几个中亚国家构成的旭烈兀王朝,主要是波斯人。这支部队在1282年被驻扎在了泉州,留在了福建,这使得泉州的波斯人大增,成为一脉。元末战乱,福建境内军阀林立,就是这些波斯人,也扯旗自己搞了武装队伍——亦思巴奚,控制了泉州十几年。除了波斯人,宋元期间,由于海上贸易的发展,在福建沿海,主要是泉州,定居下来的外国人不少,元代有记录的与福建有贸易往来的国家就有90几个,而且势力渐盛。南宋时候,泉州已经出现了藩坊,“诸藩有黑白两种,皆居泉州,号藩人巷,每岁以大舶浮海……”
传言最夸张的时候,泉州城内可以听到的世界各地语言有100多种,阿拉伯人、高丽人、亚美尼亚人、意大利人、波斯人、印度人人、占城人……,很难想象当时泉州市长的富人朋友圈是要怎么交流的,马可波罗眼里的“东方第一大港”真不是浪得虚名。
宋元之际,一个叫阿拉伯人的蒲寿庚甚至当了“安抚沿海都制置使”,一手把持福建海外贸易,番人更盛,在泉州反客为主了好几十年。到今天,可查证的,福建泉州就散居着五万多阿拉伯人和波斯人的后裔。除了泉州,福州也有不少信奉伊斯兰教的色目人后裔。
邵武也有,据说邵武回族的祖先都是军人,他们在明朝被调至邵武平乱,然后就定居下来了。
从宋元开始,福建就逐渐成为人口过剩区域,向外流动大于输入,这一点到了明代更为突出。"
--------------------------
元朝末年,因為泉州市站在挺元的一方,因此朱元璋統治時期,就對這狀態持有戒心。
自由貿易不見了,這些來以維生的怎麼辦?
先把這些人集合起來下西洋,後來用進貢方式,後來就封鎖貿易。直到隆慶年間開放。
東南一代泉廈潮汕的特殊海上貿易基因的人民只好外移,從日本一路到東南亞的隱形帝國就形成了。
反正成王敗寇,
倭寇海賊建立殖民地都有,
這些歷史都與台灣後來的發展有關。
這就是從住在台灣的大多數人角度寫歷史,與以台灣地理寫歷史角度上的差異。
大家心裡知道我在說什麼就好。愚民的做法沒有前瞻性。
台灣的閩粵移民子孫早已結合原住人民,幾百年來漂流上岸的各國船員,許多沒紀錄,(知道當年船員怎麼來,'生活如何,死亡率如何,有那麼多海盜船),就知道台灣那段日子應該也收容不少比例的外來基因。
今天台灣人不應自卑,
過去政府抬出來的歷史文學革命家等等
對照我上面的敘述
就知道無論日本或是後來政權
擔心的是台灣人血液裡的什麼成分
所以弄出一些什麼。大家要開始反著想。
然後思考如何走....
今天開始
台灣是最優秀最幸運,但被搞砸了。但是終於到了自己可以決定的時候.......

身為醫師,病人的症狀與痛苦,不必有確定的診斷,但是每時每刻都要做最佳的處理。
最後診斷沒有,還是要設法讓病人擺脫不適活得長久。
為了診斷,做了不該不適合的冒險,搞死病人,好嗎?

-----------------------------
這篇: 想讀就讀 不想讀略過,不用留言。
http://www.wtoutiao.com/p/25ccf5K.html
点击上方“微龙门”--关注。每天接收龙门的最新资讯
wtoutiao.com

2017年2月11日 星期六

台北府考棚土地歷史變遷

這篇文章敘述了考棚及台北城土地變遷大致的輪廓。
但是依據歷史紀錄,顯然台北城範圍內其實是在1870前後,已經有農地的開發。靠近西門部分,有萬華地區商人的農地,後來與上海資金,板橋林家,以及萬華仕紳捐贈仁濟前身的育嬰堂現址為仁濟醫院。(歷史被竄改成林維源創立仁濟院是錯的)。擁有西北角商業區。首先建設街道。
洪騰雲家族擁有的土地連接天后宮北線土地(這是我認為洪騰雲家族應該有捐天后宮土地的原因可惜紀錄失佚),府後街到東北角。府後街開發後,分回部分房舍(洪騰雲遺囑),天后宮前土地隨女兒入萬華黃鐵家族,後來捐給日本政府。洪騰雲宅則是有償徵收。
從考棚到城牆部分土地,在重劃後,開了公園路。所以簡單說,原來台北府考棚就是台大醫院兒童醫院土地,還有就是官舍用地,從中山南路到公園路。(重劃後併入部分城牆邊荒地)。
從當時的警局官舍變成現在的使用情形,就是有趣了。
李登輝高玉樹時期發生一些事。我想不清楚知道就不說了。
總之,結果是有一些是省勞保基金變成壽險公司,有些民眾服務社後來賣給王氏集團,有些變成女青年會,有些變成當年國會成員住宅。
這塊地,一直是官商黨覬覦的肥肉。但是牽涉人等下場也不太好就是了。天道恢恢,唯一平安用途就是台北府文化歷史博物館。

 

 在早期的地圖上,台北城範圍屬未開墾荒地。只有平埔番才能開墾。

我的高祖洪輝東,本姓李,天祖洪騰雲收為養子。應屬平埔身分,才能開墾這塊地。

考棚地捐贈者是洪輝東,捐四品同知銜,1884年過世。以此事蹟,劉銘傳用七年前的事替貢生洪騰雲請准建急公好義坊。"故四品封典例貢生....",就是原捐贈者過世,由父親依例承接的意思。

.........台北城的故事還有許多被掩藏的事,連子孫都不知道。有次一位萬華人士告訴我,你們家族當年土地到新公園都是,臺大醫院也是。臺大醫院建在天后宮的廟地上。或許真相就是洪輝東捐地給蓋天后宮併廟地,隨著他1884年過世,事情就兜不起來了。 

今天寫這些,不是前文化局長說的"原住民出來要地",想來如果是他就會這樣做,俗語"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衝著這句話,一定要好好讓官商勾結不再發生,也替台灣爭個歷史主軸。---所以我以番為榮,我做的是番事,見識一下現代平埔番勁,哈哈。

http://www.ad.ntust.edu.tw/…/think/…/subject/webpage/web.htm

2017年1月10日 星期二

洪長庚醫學博士(1)

祖父洪長庚博士1893年生的大清國台灣人。
歷經1895年的割讓,後來決定留在台灣,變成日籍台灣人。以區分日本內地人。



公學校老師岡本要八郎很喜歡他,在木村匡與岡本建議之下,1907年赴日本京都木村匡家暫住並再讀一年小學校。木村等於是他的"教父"。
然後跟日本人一樣的讀中學 醫預科然後大阪醫科大學。到畢業已經是28歲。

拿到博士學位過程還蠻辛苦,先在阪大後來到東大,論文先過,告訴病危的父親(1927),拿到了博士。其實真正博士學位證書,擺在教授會,沒開會就沒學位證書。拖了一年的樣子。 1928拿到 ,已經35足歲 。----這過程完全跟當時日本國民一樣,沒有其他因素的特別待遇。這也是後來台北醫師圈尊敬他的原因。
從此家風是實在盡職就好,不爭虛名。父親和我都深受影響,被稱呼不實在的名稱,心中都會一些不安。
--------------------------------
1920年8月8日 洪以南子洪長庚氏歡迎會於春風得意樓旗亭召開,祝賀洪長庚獲醫學士學位。
照片右邊
謝雪漁和中分頭(連雅堂?)之間,就是曾祖以南。
或許有人可以告訴我其他人名。
左邊站著是祖父。同桌面對著他,我猜是林熊徵與許丙,請指正。

2017年1月7日 星期六

從"經霜彌茂" 公爵太郎書 說起

經霜彌茂
公爵太郎書




書贈洪以南。
桂太郎印
時間呢? 場合? 地點? 關聯?
今天之前
我沒有仔細思考過。
上面還貼一張大正大禮四錢郵票蓋紀念戳。
-----------------------
桂太郎(1848年1月4日-1913年10月10日),長州藩,台灣日治時期第2任總督,三度出任日本內閣總理大臣(1901年-1906年;1908年-1911年;1912年-1913年),是日本有史以來任職時間最長的首相,元老之一。
任內締結英日同盟,進行日俄戰爭,並策劃吞併朝鮮半島,推動日韓合併。
台灣協會學校(今拓殖大學)的創立者
1913年2月因護憲運動而下台。桂太郎是日本大正時期9位元老之一
----------------------------------------
1915年〈大正4年〉11月10日,大正天皇登基大典舉行。發行切手一套4枚

顯然是後來才貼才蓋戳。
算是珍貴的收藏的意思。
--------------------------------

木村匡原本是東京商業學校教授,應該是隨樺山資紀來台,先是秘書官,後來是文書課長,又轉拓殖課長,最後學務課長任內與後藤理念相左而離職。回日本之後,又被派來台灣任商工銀行頭取。前後在台灣近三十年。
,商工銀行就是後來的台灣第一商業銀行.
也是大正協會發起人。---商業金融文化教育文明化台灣然後中國廈門的目的。
這也是大時代的故事。
一般認為是台灣士紳與總督府甚至內地政治人物之間的溝通管道,對台灣日本時代的文教商工金融發展有一定的貢獻。
------------------------------------------------
1913年4~5月 洪以南搬遷至淡水,新居為二層洋樓
1913年7月15日 於艋舺林子楨怡樓舉行洪以南赴日送別會
1913年7月下旬 攜子長庚入醫學校就讀,我鈞亦同行
1913年8月2日 達觀樓之名首度出現於報端
1913年8月23日 洪以南從日本歸台
1913年11月 參與大稻埕公學校新校舍落成,木村匡亦參與
1914年9月25日 任淡水區長
--------------------------------------------------------
-------------------------------
整個故事現在大概可以串起來。
桂太郎----木村匡----洪以南 是人的連結。
時間1913洪以南去日本期間,透過木村見到已下台的桂太郎。
然後就是淡水區長。
-------------------------------------------------
大正時期,桂太郎的全球戰略思維,以他和戴季陶
"在日期間,日本首相兼外務大臣桂太郎兩次會見了孫中山等人,談話內容包括他對袁世凱這個奸臣的認識。密談時間前後長達15個小時,戴季陶對桂太郎的見識極為欽佩,"
是開始透過台灣連結中國,以最終是黃種人對抗白種人,而階段性是拉英抗俄。
--------------------------
歷史如果只看表面,沒辦法了解到深層的台日關係演變。隨著桂太郎的過世,後來中日合作變成軍事侵略。這恐怕是始料未及的。
---------------------------------------------
我的猜測,照原來這計畫走,淡水會變成中日文人商人交流的主要窗口。洪家與木村 岡本 家族數代交情,岡本赴廈門旭瀛書院等事。
------------------------
中日台關係,日本從沒自信被看不起,到打贏戰爭,看不起中國,到侵略擴張,到重傷。
今天台灣
今天中國
日本
難道不能記取教訓嗎?